雕塑家黄震的书画


 
 一派天机盈尺素
      雕塑家黄震的书画
                                 周玉冰


 
     随诗人蓼青去拜访黄震在傍晚。穿过闹市朝着合肥大蜀山方向出发,车鸣声逐渐远去,林木逐渐葱茏。鸟儿扇动翅膀,在天空隐行。越来越有诗意。
     地气从黄昏的腹地弥漫,这样的感觉,很适合拜访一位艺术家,一位个性十足的艺术家。
关于黄震,我早得知他是著名雕塑《五月的风》的作者,他做行为艺术,也写字画画。他留在所有朋友印象里,是真诚。蓼青描述他总是将珍藏几十年的老酒拿出来招待,醉意下画画写字。他怎有那么多老酒?他很有魏晋风骨。
    黄震果然是见一面就让人愿意交为朋友的。他眼神很清澈,很纯粹,很让人信任。正是这种清澈与纯粹,让他纷乱的头发、卷曲的胡须也显得可爱和艺术。 “比溪流清澈,比大海深邃”。这是我十几年前写作《海子诗情人生》时对海子的认识。在一般人眼里,诗人海子单纯得像个清清溪流,可以见底的,可是,他所思考的是对人类的终极关怀,是比大海还深邃的思想。与黄震交流,我也迸现这样的想法,很自然。
    黄震的工作室不小。一层几乎是雕塑,楼上是他写字画画的场所。书法摆在地上,我凝神静观,心弦真的颤动了。老辣、天真,这是他书法给我的第一印象。对于书法,我一直喜欢那些从严格碑帖中来,恪守章法的作品,每一点每一笔都有来历,法度森严,有着严整的规则美。再者是文人书法,一般是以简约笔法传达萧散情怀。黄震的书法,让我领略了书法另一种形态,漫卷流溢着天真与仁爱气韵。在见多了法则与简约后,这样的书法让我怦然心动,满纸天机流露,洒脱中见诗人风骨。书房内悬挂一幅,自然是更有书卷味,更有生命气息。
    这不是说黄震书法没有法则。当然有。他对康有为等人碑帖很喜爱,但他最遵循的法则是他对艺术的独特理解。黄震书法不是我化为古,也不是古化为我,而更多是他心性的流淌,至纯、至真、至善、至美。
    黄震的绘画小品居多,每一幅小品传达一个世界,每一幅小品表达了一种情怀,抑或是一种情绪。我想用传统的美学法则去理一理,很难。他的情感是无限丰富,是诗性弥漫的。中国传统绘画追求意境、情趣。黄震不受这些约束,甚至是努力去打破。他不媚时俗保守着独立人格精神,他的绘画语言与众不同,展现的世界也精彩而奇妙,童贞的、纯净的、感性的、理性的、远古的、未来的,甚至是玄幻的,神秘的。她画赤裸女人,他不回避男性本原的欲望,你在一瞥再一瞥间,习惯了,从容了,因为你看到了真实的艺术,真实的人性,甚或是不带欲望的欲望。他喜欢画猪,画得很和谐,很温馨。在他洒脱、率意的表达之间,可能“本真”这个词会给你很透彻的理解。
    黄震出生在六安。大别山的无尽苍莽、父亲的严厉苛求、艰难生活的痛苦记忆,让他情感丰富,心向善美。这样的性格适合搞艺术,他也自然走上了艺术之路。雕塑让他声名鹊起,也让他不需要为物质去困惑。他为自己的雕塑欣喜若狂过,也为雕塑的施工过程不如初衷而泪流满面。随着岁月积淀,他更喜欢写诗,写字画画。自己的内心不需要经过第三者,直接表达在纸上。这种感觉很醉心,也引发他去探索。
    黄震天性质朴爽朗。他待人和善,他为人正直,他阅读宽广,他呈给我们的是绚丽烂漫的迷人世界,是一派蓬勃生动的天机。
 
 

 
五月的风冬季上午10:30点北向南拍摄
 

 
《日出》现场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