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都市乡土画家徐伟德作品
  “我想表现阳光的生机”,徐伟德总是以这句话开头解说他的《安徽风光》系列油画。

    在德国汉诺威举办的《安徽风光》系列画展的时候,引起欧洲观众兴趣的是,所展出的并非中国画而是西方的油画。画家技巧娴熟,较为完整地体现了油画的艺术风情,颇见功力。

    组画别开生面,以阳光为主题,新意顿出。皖南的林海松涛、潺潺流水、灵石异草,浸染在和煦的阳光里,带着温暖,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溪水、岩石、一草一木都被赋予生命和灵气。这一次画展让许多西方人认识了中国安徽美丽的风光,也记住了来自中国的画家徐伟德。


 
徐德润油画作品《暖冬》

    我是上海的新移民,文化移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的徐伟徳教授常常这样告诉别人。原来,他16岁就离开了上海,去安徽农村插队,一去就是26年。

    22岁那年,徐伟德进入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三年的学习让他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功底,而在中央美术学院两年的研修又使他的绘画技法得到快速的提高。当他逐渐在油画、水粉画领域画技法得到快速的提高。当他逐渐在油画、水粉画领域崭露头角时,却并没有另攀高枝,而是依然在安徽师范大学旖旎的校园里,安安静静地画画、教书,有时间就遍访皖南山川。

    皖南秀丽的风光让徐伟德心醉神迷,他常常在山里一站就是一天。这里的山水几乎不曾沾染人间的气息,原始而稚纯。在他眼里江浙的山水是清水出芙蓉般的秀美,而皖南的山水一如天池的芦苇,秀美中有一丝苍凉。尽管如此,这一时期,他却很少画山水,画笔的重点落在人物上,代表作《蒙冻河的歌》,入选第七届中国美展,并由中国美协送美国旧金山展出,后被当地艺术机构收藏。

    也许“只缘身在此山中”之故,他还没有找到一种表:现皖南山水的最佳方式。所以,把皖南山水收藏在心里。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逐渐淡出人物画,尝试用油画来表现梦中伊人-皖南山水。他的皖南山水油画很快就引起各界关注,随即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然而他却不满足,总感觉尚未捕捉到皖南山水的神韵。
那是什么?他苦苦思索。

    1998年,徐伟德作别安徽,回到上海阖家团圆。环境的巨大改变,给他感受最强烈的不是生活条件、节奏和观众差异,而是阳光。上海的阳光火热而激情四溢,映照着皖南山山水水的阳光,也怡然欢欣。“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他终于发现了皖南山水的神韵,碎石、泥巴、草木、树林闵为阳光而绽放生机无限。

    皖南的山水在他心里豁然明朗,他用大块的黑色渲染浓密的树荫、山荫,但又并非简单的黑,阴影里隐约暗香浮动、树影婆娑。阴影渐远渐淡,阳光一点点一层层一片片洒满画面,妩媚多姿。阳光穿透小溪,照得河底的鹅卵石散发满画面,妩媚多姿。阳光穿透小溪,照得河底的鹅卵石散发斑斓色彩;阳光从树林间一束束射出,从树叶的缝隙里星星点点地漏出;阳光毫不吝啬地铺满岩石,坚硬的石头笼罩一抹柔和的光晕。

    在他看来一个好的风景画家应该能够区分风景的地域性,为此,他的多撷取一处小景一个片段,笔触细腻地表现粘着泥巴的碎石、悠然舒卷的枝杈、无拘无束的杂草、粗旷赤裸的岩石。他着力刻画未经雕琢的原始风貌,用黑白来衬托虚实,色彩单一纯粹,贴近自然,明亮中别具一丝皖南山水特有的苍凉。画面髙度写实,给人身临其境之感,连树木细微的纹路都淸晰可见。

    这就是他心心念念牵挂的皖南山水,是他前世的乡愁、他的精神家园,在他心里珍藏了几十年啊。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更加频繁地赴安徽宵闺家级自然保护区牯牛降写生,那里群峦祛嶂,石涌清泉,溪流纵横,瀑潭相间,是现代都市喧嚣浮躁生活的反衬。

    “画画是我对自己的补偿”,徐伟德这样评价自己的生活。

    徐伟德身上有儒家的淡泊宁静,也不乏现代都市人的情调。画画是他与自然的交流,而教书却是他与人的交流,是画画之外他心灵敝开的又一扇窗。向学生传授知识,指点他们发现山水之美,于他而言,无疑是一种享受。
                                                                    中国水彩大家